懒癌晚期已没救

至亲五位,余生一人

[漠尚]当他们来到现代(中)

#滴,开学打卡

漠北君本来低着的头在听见“大王”两字之后迅速抬起,死死地盯着尚清华,大有要把他盯出个洞的架势。

尚清华心里几十只草泥马飞奔而过。

大王怎么会来这里??

他好像没认出我吧??

不对,我刚刚喊了他大王……

想到这儿的一瞬间,尚清华恨不得抽自己几巴掌,让你嘴贱!

漠北君向尚清华伸手。

尚清华下意识抱头。

“袋子”

预想中的暴打并没有来临,反而是漠北君温柔的声音传入耳中,尚清华一时没反应过来。

这么温柔!大王被盗号了?

漠北君见他不回答,眉头蹙了起来,上前几步夺过了他手中装东西的袋子。

“家在哪?”

尚清华这才回过神来,弱弱道:“对面六楼……哎大王你等下”

漠北君一手提着袋子,一手拽着尚清华走出了超市,两个美男手牵手,回头率百分百,尚清华不在意路人的目光,漠北君却有些不悦,将那些看尚清华的路人瞪了个遍。

到了电梯那里,漠北君不懂怎么使用,带着尚清华走楼梯。

很快就到了六楼,尚清华默默地开门,心里想着如果待会漠北君要揍他的话,他该如何求饶。

漠北君将袋子放到桌上,向尚清华走来。

尚清华已经放弃了求饶的念头,抱着头等待暴风雨的来临。

出乎他意料的是,漠北君只是在他面前站定,一直看着他。

大王发现他被瞒了这么久,居然还没生气?!

尚清华觉得这个世界都玄幻了。

漠北君看着他大概十几分钟,默默转身离开。

“大王……”尚清华叫他。

漠北君并没有理会,反而是加快了步伐。

尚清华看着漠北君离去的背影,有些疑惑,还有些许失落。

不对,老子失落什么?

这不是偶像剧的剧情吗?

难道我喜欢大王?

不可能!我是直的!

一定因为是大王走了就没人罩我了!对,一定是!

尚清华如是想着。

_

漠北君站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看着来往的人群出神。

尚清华在害怕。

漠北君得出结论。

可是他怕什么?自己对他不好吗?

漠北君有些委屈。

若是尚清华能听见他的心声,定会指着他跳脚骂道:“你试试天天被挨打!!”

漠北君并没有觉得“打人者”与“被打者”之间的相处有什么问题,他现在只想让尚清华不再害怕他。

“如果你们心中对某个人不一般,怎样才能让他明白你的心意?”

“……这个……当然有话要说!秘诀就在一个字:‘缠’!”

“所以说要想被男人喜欢,最有用的方法是装可怜?”

“理论上来说,是这样没错?”

漠北君突然想到了魔界地宫议事厅的对话,顿时眼前一亮。

他快步走到一个没人的地方,瞬移到一个房子中。

沈清秋和洛冰河正腻在一起,漠北君突然闯入,洛冰河眼神极为不善。

漠北君上前道:“打我,打到吐血”

洛冰河:“……”

沈清秋:“……”

洛冰河被打扰了亲热,语气十分不耐:“你脑子进水了吗?”

漠北君沉默了片刻,道:“听说装可怜能让男人喜欢”

洛冰河把玩着沈清秋的手,“这话没错”

成功收获沈清秋白眼一枚。

洛冰河也不废话,一扬手,一道力量直冲漠北君飞去。

漠北君强行压下躲避的冲动,默默忍受。

洛冰河这招让漠北君看起来浑身是血,其实一点内伤也没用,漠北君很满意,又瞬移到了尚清华家里。

尚清华正在电脑前码字,漠北君突然进来,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漠北君倒在了地上。

“我受伤了,救我”

——————————————————
小剧场:
尚清华:我才不是怕,我那是条件性反射!

漠北君:你说的都对,嘤嘤嘤。(时刻不忘装可怜)

尚清华:?????

尚清华:对了,大王要是会瞬移的话,我洗澡的时候……

漠北君:你放心……

尚清华(松了一口气)

漠北君:咱们家的浴室不会有门,我想看直接进去就行。

尚清华:………冰哥你不要带坏他了!!

沈清秋:是你不要带坏我们家冰河才对!你知道他上次看完你写的同人之后,我腰疼了几天吗!!!

[漠尚]当他们来到现代(上)

#小学生文笔慎点
#ooc预警
#本来听了一个小姐姐建议想要写完全篇再发,但是我低估了我的懒癌和暑假作业……这是点梗时候的文,但距离点梗已经过去一个月了而我还没写完(捂脸)所以就分成上中下了orz

腿部传来的钻心痛感让尚清华瞬间苍白了脸色。

此时他匍匐在地上,一只腿被凛光君的冰弹刺穿,另一只腿被凛光君狠狠地踩着,甚至还坏心的碾了几下。

“继续跑啊,你不是能跑吗?现在我废了你两条腿,看你还怎么跑?!”

凛光君面容扭曲,看着漠北君翻遍了整个北疆也没有找到的人如今被自己如此折磨,心里十分畅快,手一扬,又蓄了一个冰弹向尚清华的腿砸去。

在即将戳到的时候,冰弹被一股突然飞来黑气击碎,一道墨蓝色身影挡在尚清华面前,冲着凛光君踹出一脚。

咔的一声,凛光君的膝盖骨应声而碎,凛光君吃痛的抱着腿骂道,“你这幅死德性真是像极了你爹,老子儿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你怎么没和你爹一起死呢?!”

漠北君随手一掀,将他向谷中掀去,之后便看也不看他,转身关注尚清华的伤势。

因着他父亲以往的交代,漠北君是想留凛光君一命的,哪料凛光君见他不再关注自己,嘴角勾起一个狡猾的弧度,身体开始慢慢膨胀,巨大的力量从他的身体里爆发出来。

“他要自爆!”尚清华瞠目结舌,虽然知道凛光君和他哥哥不和,却也没想到宁愿死也要波及到他哥哥的儿子。

以漠北君的实力自然可以躲开,但他身边还有一个尚清华,一个行动不便的尚清华。

而且凛光君动作太快,即使漠北君最先反应过来,自爆的力量已经离他很近了,若是再抱起尚清华,所费的时间会让两人都死在这里。

尚清华一咬牙,不顾腿上的疼痛,猛然站起来推开漠北君,费尽毕生灵力推开漠北君。

安定峰峰主平日里看着很废柴,实际上也很废柴,但他的毕生灵力却足以推开漠北君,让自己前去赴死。

在白光触到他身体的时候,他已经毫无反抗之力,任由凛光君的灵力将自己炸了个粉碎。

漠北君被猛然推开,不住退后两步,站稳之后立刻想要上前。

哪怕……是一起死也好,不要丢下我……

向前迈的脚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强行压下,整个人被定在原地动弹不得,这股力量的主人许是不忍心让他看见尚清华为护他而死的画面,又强行使他闭上眼睛。

再睁眼时,眼前一片空旷,凛光君和尚清华都没了踪影,一片衣角都没有留下。

漠北君站在原地,看着尚清华消失的方向,一动不动。

从小他的父亲便教育他,人是一种卑劣的生物,弱小而贪婪。他第一次见到尚清华的时候也是这么认为的。

实力弱鸡,野心比实力都大,为了保全性命可以向敌人卑躬屈膝,面子里子全都不要。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怎么就入了他的心呢?

那夜尚清华为他扇风降温,月光照着他的脸,将他这几日劳心费力地照顾漠北君而产生的憔悴去了七八分,看着十分柔和。

他就想,也许这个人类和他想象的并不一样。

后来,埋骨岭的时候,他以为自己快要死了,却怎么也没想到,尚清华向他伸出了救援之手。

也许就是那个时候吧。

可现在说这个又有什么用呢?人都没了……


“铃——”

闹钟是每天早上最烦人的东西,不到三秒,一只手便狠狠地按住了它,然后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今天依然是要更新的一天。

手的主人长相勉强称得上是清秀,眼睛周围的黑眼圈昭示着他这些天的不规律作息。

作为一个标准的不能再标准的宅男,他随手拿起一包方便面,穿着拖鞋去厨房泡面,并在泡方便面的时间里迅速完成洗漱。

泡好之后,他捧着面来到桌前,打开电脑,登陆了一个网站,将昨天的存稿发了出去。

很快就有追更新的粉丝留言。

“大大明天会更新新的cp吗?之前说3p什么时候写啊”

“哇没想到柳清歌和木清芳还可以有一腿”

“大大是神仙吧!什么时候再写一篇冰哥和沈九啊”

“文风和‘向天打飞机’很像,写的肉和原文一起看毫无违和感!”

废话,都是我写的。他边吃泡面边想。

没错,他正是被凛光君自爆波及后消失的尚清华。

就在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时,系统的声音在脑中响起,“滴——检测到宿主有生命危险,强制开启回城程序……”

他还顾不上欣喜便眼前一黑,昏了过去。再次醒来时,就是在自己的床上了。

回来后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经济来源,《狂傲仙魔途》已经写完了,他想来想去,觉得可以向柳宿眠花学习,便新开了一个小号,专门为《狂傲仙魔途》写同人——自然是无节操的肉文,而且他没有cp洁癖,想到哪一对就写哪一对,几个人一起np都是有可能的。

第一次发文是洛冰河和沈九的囚禁play,本以为会被一些接受无能的粉丝骂,尚清华心里已经做好开撕的准备了,没想到评论区都是一片赞美,尚清华收到了鼓励,便有了动力,更新的速度比以往勤快多了,节操也掉得更多。

今天他登上账号之后,收到了一条评论,在他的第一篇文下面。

洛冰河:受教了。

卧槽!尚清华险些从椅子上摔下来,但坐稳了之后再细看,头像是系统自带的,评论也就三个字,实在看不出什么。

一定不是冰哥!!!冰哥那么冷艳的人,怎么可能会加标点符号!

尚清华如此自我安慰着,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并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家里的存粮一日比一日少,尚清华只好出门去为自己买食物,临出门前隐约想起来,自己穿越前好像追过楼下超市的售货员妹子,那个妹子长的很好看,人也温柔,对他拒绝的也很委婉。

跨出门的那只脚顿时有些尴尬地僵在那里,想了想,尚清华还是在面子和食物中选了后者,但面子还是要争取一下的,便认真打扮了一番,不知是因为穿越了一趟还是因为别的什么,样貌比之前看着更加帅气一点,眉宇间带了些一峰之主的贵气。

尚清华对着镜子看了看,十分满意地出门了。

这个时间是早上八点,超市刚刚开门,人还比较少,只有几个大妈和一个穿黑色连帽衫的男子,那个黑衣男子在一群大妈中格外显眼,只不过戴着帽子看不见脸,尚清华看着他,觉得他的身材有些熟悉。

但尚清华天生不爱多想,最多是感叹一句,并不会放在心里。

他迅速拿了自己要买的东西去结账,侥幸今天并不是那个妹子上班。

尚清华现在的身体素质比以往强多了,拎着一大袋东西还能健步如飞,但反应能力却不怎么好,在出门拐弯时与之前在超市里看到过的黑衣男子撞了个正着。

尚清华后退一步,险些站不稳,那人也被撞的倒退一步,戴在头上的帽子被撞掉。

他抬头瞪向对方,“你……”走路不看路啊?

还未出口的话在看清那人容貌的时候被吞了下去。

“大……大王?”他试探着问道。

尝试着用玛丽苏风格为天官各cp写文案

#我也不造这是什么沙雕,凑合看吧

花怜:
他,是落魄的皇族太子
他,是尊贵的绝境鬼王
尽管他坐拥天下财富,但能入了他的眼的,唯他一人,当他碰上他,两人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
男人修长的手指抬起他的下巴,未被眼罩遮住的眼睛泛着危险的光,“哥哥,你这是在玩火”

风情:
他,是太子身边的扫地丫鬟
他,是太子身边的随身侍卫
他是他生命中的一束光芒,但他对他来说却什么都不是,痴痴地等待,换来的是无情的一句,“太子殿下的若邪补好了吗?”
当国破家亡时,他们的爱能否让他们同甘共苦?
八百年的情谊,却被一件小事打破,“风信……你要信我啊风信!我真的没往你杯子里吐口水!”

君梅:
他,是曾风光无限的乌庸太子
他,是曾伴他左右的心腹之一
但他们的爱原来这般脆弱,在面对天灾时那样的不堪一击!
“太子殿下……你变了”

双玄:
他,是光芒万丈的风师青玄
他,是默默吃饭的地师明仪
两人的情谊深厚无比,但在下一次见面时,他却摇身一变,变成了负债累累的黑水沉舟,“对不起,我是卧底”
被最爱的人背叛是什么滋味?他哭泣!他绝望!心死之下,他弃了凡尘去当乞丐,却在破庙中被男人一把揽入怀中,“想逃?没那么容易”

【多cp】520时对象送了什么?

#本来打算520发来着,然而懒癌晚期没救了

#忘羡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问:520的时候对象都送了什么?

魏无羡:天……天天?

蓝忘机:被天天

薛洋(露出手心里略发黑的糖):道长提前送的糖算吗?

沈清秋(嘴角微抽):谁给洛冰河看的戏本子?黏了我一天说要把自己送给我!

洛冰河(一脸满足):至少师尊是把自己送给我了~(“啪”被沈清秋拿折扇打了后脑,“瞎说什么呢?”)

谢怜(突然心里平衡):一副他自己写的字……

花城:带我去观摩他的胸口碎大石表演

师无渡(冷漠):干嘛问我?你以为我会是弯的?呵!可笑!

裴茗:水师兄你昨天晚上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说与我永结同……(猛然被泼了一脸水)

师青玄(扶额):几十把不同款式的风师扇

贺玄:他在人间搜罗了几百年的女装

尚清华:伺候我一天哈哈哈哈哈哈!还可以打回来!!!但是我这么善良(怂)怎么会下手呢?(并不是因为害怕日后报复)

漠北君:我没什么想要的,但他一直往我身边凑,说我那天没揍他好奇怪……

慕情:坐着听我把八百年前他怼我的词都说了一遍然后被我一个一个怼回去而不说话??呵,原来是因为520啊,还以为转性子了!真是巨阳改不了……(被风信捂嘴:你可闭嘴吧!)

风信:给我重盖了个金殿!

(谢怜插嘴:我知道!是因为他把你在我飞升后不久才修好的金殿又打塌了!)

#贺玄表示他的名字才不是师青玄改的呢

#傻到了一种境界……才发现居然把雨师娘娘名字打错了……我有罪我有罪!

【风情】突如其来的脑洞

#一个小段子
#风情有毒哈哈哈哈哈哈
#脑子的坑已经填不了了

某一天,借酒装疯的慕情缠着风信叫“信信~”

风信受不了这个称呼,问“干嘛这样叫”

慕情:“这样显亲昵啊~”

风信思索片刻,“那……叫爹爹?”

#今天南阳殿依然塌了呢

我可能是疯了23333
本场最佳:
玉皇大帝——慕情
如来——风信
第一次用天天p图(捂脸),作为一个手残为了脑洞还是做出来了(顶锅跑)

当通灵阵出现故障

#由qq故障突出的小脑洞
#然后就突然出现了lof故障,心累

花怜组:
谢怜:三郎~我们来练字吧(!)

谢怜:咦,通灵阵坏了吗?(!)

谢怜:我、我喜欢你~(!)

花城:能听到哥哥主动告白,我很开心~

谢怜:!!!!(!)

谢怜:(脸红)三郎你能收到啊?(!)

花城:嗯~哥哥向我表白,是要……

谢怜:那我们来练字吧!(!)

花城:(停止住脑子里的一些不和谐画面)…………好,听哥哥的


双玄组:
师青玄:明……贺兄?

师青玄:哦对,他现在不是明兄了,我没有他的通信口令……


君梅组:(乌庸太子时期)
乌庸太子:梅卿(!)

乌庸太子:诶,出故障了?(!)

乌庸太子:梅卿……你要是也像其他三个人一样背叛我……(!)

乌庸太子:我就杀了你哦~(!)

(梅念卿:瑟瑟发抖.jpg)


风情组:
慕情:太子殿下呢?他的若邪我补好了!(!)

慕情:???傻逼风信删我了?(!)

慕情:卧槽我真是看错你了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背信弃义始乱终弃无耻下流道貌岸然阴险狡诈贼眉鼠眼不学无术除了打架骂人什么也不会的智障!亏我还把你当朋……(!)

慕情:……切!删了就删了,垃圾南阳,做你的巨阳将军去吧!送子秘方,妇女之友!(!)

风信:???

风信:我操了,我真是操了!!我招你惹你了值得你这么骂我!?有本事咱俩打一架!

慕情:啊??你没删我吗?切……打就打!

#今天的仙京修缮费用依然不够

【杂谈】故事构思十问

啊啊啊谢谢太太

林朵:

在构思故事时,我习惯用一系列自问自答来协助自己完善故事构架,现将常用步骤总结于此,仅供大家参考。




(1)这个故事发生场景的世界观是怎样的?


(2)主角的背景与性格设定是怎样的?


(3)重要角色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


(4)主角想要达成怎样的最终目标?


(5)阻碍主角达成目标的核心矛盾是什么?


(6)主角打算采取怎样的方式解决矛盾?


(7)在解决矛盾的过程中主角将会遭遇哪些低谷或反转?


(8)主角在故事结束时会在哪些方面取得成功或失败?


(9)这段经历将给主角带来怎样的人物变化?


(10)这段经历将让角色之间的关系产生怎样的变化?




需要强调的是,故事形式千变万化,构思方法也数不胜数,以上只是我个人惯用的构思方式,并不适合所有情况,切勿盲从。




PS:点击本文第一个TAG有惊喜哦~



【校对】一些不起眼但每天都有写手犯的奇葩错误

安子的文字泡:

写手可以没文化,毕竟人还会讲故事;但是校对如果——恕我直言:要你何用。


内容不多,烂大街的考点不写,随时补充。




一、看不清的词语


最大众的:


1、义正言辞×  义正词严/义正辞严√


2、电光火石×  电光石火√


3、莫名奇妙×  莫名其妙√


4、开诚公布×  开诚布公√


5、孓然一身×  孑(jie)然一身√


6、美名其曰×  美其名曰√


7、血脉喷张×  血脉偾(fen)张√


8、床第之欢×  床笫(zi)之欢√


9、登录 ≠ 登陆


10、xxxx届-这一年毕业 xxxx级-这一年入学


略奇葩的:


1、临摹两可×  模棱两可√


2、旱葱拔地×  旱地拔葱√


3、出谋策划×  出谋划策√


4、龃龉 ≠ 龌龊(!!!意思差很多!)




这些词语真是……很多人用了好多年都没发现也不相信自己错了,但是这真的很low有没有,你不能说因为我一直以来都不认真看书所以我是对的,因为我用习惯了我就可以一直错下去,是吧?




二、等等这不是引申义!


1、上下其手:正确释义为“比喻暗中勾结,随意玩弄手法,串通作弊”,嗯有的用法从网文里泛滥开来但是那是不对的!


2、首当其冲:正确释义为“比喻最先受到攻击或遭到灾难”,不要随便一个第一就用首当其冲,晦气啊喂


3、侧目:据第五版现代汉语词典,释义为“不敢从正面看,斜着眼看,形容畏惧而又愤恨”;据现代汉语词典在线版(据说就是更新到纸质第六版的版本),正确释义有两个,“不敢从正面看,形容畏惧”“偏着头看,形容听得入神”


至于和它有点关系的“令人侧目”,这个怎么说……是个贬义词吧,搞清词性不要乱用啦!


4、感谢评论,补充一个“曾几何时”:正确释义应是指时间过去不久,没过多少时候,不能用来表示“曾经”一类的意思。(这货貌似常见于小学生作文装逼用,流毒深远)


5、深入浅出:这个实在太搞笑了本来都不想写……然而评论里提到的人很多了。这个词是指讲话或文章的内容深刻而语言文字浅显易懂。求放过啊!


 


三、理不清的句式


1、“无时无刻……不……”


注意后面那个“不”!这个句型是个双重否定,后面要有“不”才算完!


2、“不无……”


举例:不无骄傲/不无歉意


不要写成“无不”……求求你了,看清楚啊,看字面意思就知道不对啊,不要搞混啊。


 


还有类似于三“de”不分,标点乱用之类的,前者还是别做校对了真的,你好我好大家好,后者请查阅国标,这里没什么好讲的,下面进入碎碎念时间。


 


(哇靠我就知道自己一说起来就停不下果然放最后是英明的)


 


围观过不少太太出本,也入过很多本子,然而总体来看,目前同人本的文字质量……真的很让人心碎。甚至有的太太自身就对文字规范缺乏应有的态度,对“校对”这一工序也极不重视,拿到的本子错别字多得跟十年前的盗版书似的(现在盗版书扫描技术也进步了错字都少了)


可惜,恰恰是这样的基础知识无法速成,所以很多时候,我只能烧香祈求想要出本的太太们能找到一个认真负责有文化的好校对。


(有时候一个文盲校对给强迫症带来的不适比没有校对更戳心——这不明明有校对么怎么还这鬼样子?)


讲道理,一个两个错字没校出来可能只是疏忽了,但是像我上面提到的那种错误,或者通篇就一个“的”从来不区分的那种,真的,水平不行洗洗睡吧(毕竟我忍“义正言辞”这个二逼错误很久了!


写这篇东西,不是为了给出一套什么用来学习的规范,要说体系,国标都在那儿摆着呢,只是希望能够会有那么几个生活在错误中不自知的人发现“原来这个词是这样的啊”。为了高质量的本子,为了提升强迫症的阅读体验,也为了读着你本子的学生党能看到我们正确的母语,鞠躬。




别再tm跟我说这是高中语文!这锅高中老师不背,没有一个高中老师会觉得义正词严这种常识会需要他来教(冷漠


 


对了顺便那些为了“练一下技术”就出门接校对的……不是我纠结,是这说法怎么也没法让人放心啊。想要校对技术不如好好上个小学,实在不行初中也行,啃啃课本比坑别人本子有用多了。




负不负责是否仔细是另一回事,但在那之前,请明辨是非。




(最后求个小蓝手w